您的位置: 首頁(yè) >> 調查思考

開(kāi)設“少兒婦科”門(mén)診,“求醫有門(mén)”僅僅是開(kāi)始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4-12 來(lái)源:新華社 閱讀:613
字體:[    ]
保護視力色:

  手握幾張化驗單,走出診室,雷鳴瞬時(shí)輕松了不少。

  “這次終于能查清我家孩子是什么情況了。尹主任很專(zhuān)業(yè),我之前沒(méi)想到她會(huì )給我不到3歲的女兒做那么細的婦科檢查?!崩坐Q自身也是一名醫生,對這次帶女兒看病的經(jīng)歷,他的感受是:總算找到了科室、找對了醫生。

  2022年6月25日,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婦產(chǎn)科開(kāi)設了少兒婦科門(mén)診,這是北京首個(gè)由三甲綜合醫院開(kāi)設的面向小兒和青少年的婦科門(mén)診。開(kāi)診半年多,項目發(fā)起人、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婦產(chǎn)科主任醫師尹玲每周六上午帶隊接診20到30名患者,每次門(mén)診都一號難求。

  少兒婦科,學(xué)名為小兒及青少年婦科學(xué)(Pediatric and Adolescent Gynecology,PAG),作為婦科亞學(xué)科和分支,在國際上已有80多年歷史,發(fā)展迅速,但在我國仍是“新生事物”。

  目前,全國開(kāi)設少兒婦科門(mén)診的醫院數量有限,僅浙江大學(xué)醫學(xué)院附屬兒童醫院等少數醫院能堅持全天開(kāi)診。這明顯與患者不斷增加的需求并不匹配。

  從事婦科臨床工作30多年,尹玲發(fā)現,來(lái)看病的兒童和青少年不斷增加,疾病種類(lèi)也越來(lái)越復雜多變。

  “發(fā)展兒童和青少年婦科已是當務(wù)之急,設立少兒婦科門(mén)診和病房?jì)H僅是開(kāi)始?!币嵯M賰簨D科門(mén)診,能解決未成年婦科疾病患者的就醫難題?!翱粗?zhù)這些小患者,我們希望多年后與她們再見(jiàn),可能是在產(chǎn)科,而不是在生殖中心?!?/p>

  被忽視的需求:求醫無(wú)門(mén)的孩子們

  孩子遇到“少兒婦科”問(wèn)題,連很多醫生家長(cháng)都求醫無(wú)門(mén)!

  一直以來(lái),像雷鳴這樣的家長(cháng)帶孩子看病,往往是兒童專(zhuān)科醫院建議“找婦科”,部分婦科醫生說(shuō)“孩子太小,看不了,找兒科”,或者面對小患者不知如何檢查用藥。一些患兒得不到及時(shí)治療,病情反復、加重,甚至難以治愈。

  2019年的一個(gè)病例讓尹玲記憶深刻。

  那是一個(gè)4歲半的小患者,有嚴重的腦炎,出現了一系列危重癥狀。住院篩查時(shí),醫生發(fā)現患者左邊卵巢上長(cháng)有一個(gè)畸胎瘤。在某些誘因下,病變會(huì )使機體產(chǎn)生一種特殊的自身免疫性抗體,即抗NMDAR抗體,從而導致腦炎。尹玲給小患者做了腹腔鏡微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,摘除了畸胎瘤。

  “小寶寶后來(lái)恢復得特別好。這次科室間的聯(lián)合會(huì )診,也讓我有了開(kāi)設‘少兒婦科’的設想,因為小寶寶遇到婦科方面的疾病真的非常需要我們的幫助?!边@幾年,尹玲明顯感受到,被婦科疾病困擾的患兒在增加?!耙郧?,看40多個(gè)婦科門(mén)診,可能遇到一兩個(gè)未成年患者。最近幾年,這個(gè)數量翻了好幾倍。有時(shí)候,一上午就能接診五六個(gè)患兒?!?/p>

  尹玲開(kāi)始思考,為什么不能有專(zhuān)門(mén)解決未成年兒童看婦科病問(wèn)題的少兒婦科呢?

  一旦深入,尹玲發(fā)現自己邁進(jìn)了另一個(gè)領(lǐng)域。了解了少兒婦科學(xué)在全球發(fā)展的歷史和現況,她感嘆:“國外1939年就建立了少兒婦科學(xué),后來(lái)又組建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會(huì ),每年召開(kāi)臨床和研究年會(huì ),出版學(xué)術(shù)雜志,推動(dòng)學(xué)科發(fā)展。我們應該盡快跟上!”

  2022年6月,尹玲提交了成立“少兒婦科學(xué)組”和開(kāi)設門(mén)診的申請,不到20天就獲得醫院批復。6月25日,少兒婦科門(mén)診開(kāi)診。第一天就接診了26位患者。

  開(kāi)診至今,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少兒婦科門(mén)診已接診千余人次。尹玲收到過(guò)不少感謝信。其中一位醫生家長(cháng)寫(xiě)道:“每每回顧女兒的就診過(guò)程,想到最初不知該就診于哪個(gè)科室的茫然和矛盾,我都深感‘小兒婦科’這個(gè)亞專(zhuān)業(yè)的重要性?!?/p>

  需要厘清的觀(guān)念:科普宣教和診療,一個(gè)都不能少

  “尹大夫,今天能到這里來(lái)看病,能跟您正常交流,我已經(jīng)克服了特別大的困難。我希望更多像我這樣的人能早點(diǎn)到您這里,別再走到我今天這一步了?!?/p>

  尹玲一直記得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那個(gè)“姑娘”。

  2022年9月,尹玲接診了一名患有“雄激素不敏感綜合征”的患者。由于先天性發(fā)育異常,患者從小被當女孩養,因為一直沒(méi)來(lái)月經(jīng)去看醫生,才發(fā)現自己的染色體檢查結果為男性。

  來(lái)少兒婦科門(mén)診找尹玲時(shí),“她”已經(jīng)做過(guò)兩次失敗的手術(shù),進(jìn)行過(guò)不太規范的藥物治療,效果并不理想?!叭绻覀兡茉琰c(diǎn)給這個(gè)孩子看病,‘她’本來(lái)可以有更幸福的人生?!币嵴f(shuō)。

  少兒婦科有其特殊性,不能被簡(jiǎn)單地視為成人婦科的“縮小版”。

  尹玲解釋?zhuān)瑑和扒嗌倌甑纳称鞴俸蛢确置谒教幱诓粩喑墒斓膭?dòng)態(tài)變化過(guò)程中,疾病譜、治療與長(cháng)期管理方案都不同于成人。這對醫生的診斷、用藥和手術(shù)治療等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需要綜合考慮患者未來(lái)的生活質(zhì)量與生殖健康。

  像女童生殖器官腫瘤這類(lèi)手術(shù),以往多由小兒外科進(jìn)行。因專(zhuān)業(yè)所限,有時(shí)難以兼顧到對卵巢功能的保護,甚至曾有錯把輸卵管當闌尾切除了的案例。

  一些傳統觀(guān)念也急需糾正。例如,得婦科病是可恥的,結了婚才需要做婦科檢查……問(wèn)診時(shí),不少家長(cháng)都會(huì )問(wèn)尹玲,小孩也能做婦科檢查嗎?“這就是個(gè)誤區。女性從小就應該定期進(jìn)行婦科檢查?!币嵴f(shuō)。

  少兒婦科門(mén)診成立后,除了診療,尹玲做得最多的事其實(shí)是健康教育和心理疏導。

  “寶寶,記住啦,長(cháng)大之前這個(gè)地方除了媽媽和醫生誰(shuí)也不許碰??!”

  “寶貝,體檢很重要,不是只有媽媽才體檢的!”

  ……

  “給一個(gè)孩子看病,得花掉成人看病數倍的時(shí)間?!币嵴f(shuō)。孩子講述病史需要更多時(shí)間,還需要家長(cháng)補充;很多青春期患者有了隱私意識,會(huì )強烈要求家長(cháng)出去,對檢查也很抵觸;有家長(cháng)對給孩子做婦科檢查存在各種疑惑……

  據介紹,少兒婦科門(mén)診涵蓋患者從出生到18歲之間所有與婦科相關(guān)的問(wèn)題,解決孩子在幼女、女童、少女等時(shí)期出現的不同問(wèn)題,也提供兩性畸形、生殖腺發(fā)育異常等染色體疾病的診療。生殖系統腫瘤、內分泌疾病、HPV疫苗接種、少女妊娠及性侵害等問(wèn)題,也都在少兒婦科的覆蓋范圍內。

  據統計,近10年,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婦產(chǎn)科因各種婦科腫瘤做手術(shù)的患兒有近300例。尹玲說(shuō),“未成年人發(fā)生意外懷孕或非意愿妊娠,會(huì )造成很多影響身心健康的后遺癥。少兒婦科腫瘤的發(fā)生與生活習慣、環(huán)境污染、內分泌失調、精神壓力等密切相關(guān)。這些都需要全社會(huì )的關(guān)注?!?/p>

  拓荒的醫生們:一切僅僅是開(kāi)始

  尹玲擅長(cháng)診治多種婦科疾病,但說(shuō)起少兒婦科,卻坦言自己仍在“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”。

  從想要開(kāi)設少兒婦科門(mén)診起,尹玲陸續買(mǎi)了上千塊錢(qián)的學(xué)科專(zhuān)著(zhù),每天除了看病就是閱讀文獻,還要定期組織團隊成員一起學(xué)習討論。

  少兒婦科門(mén)診開(kāi)診第一天,尹玲把專(zhuān)業(yè)書(shū)帶到了診室。有家長(cháng)帶著(zhù)8歲的孩子來(lái)查性早熟,做完檢查,跟家長(cháng)詳細講解了情況,她又翻開(kāi)書(shū),讓對方把相關(guān)內容拍下來(lái),回家對照觀(guān)察。

  “少兒婦科的診療涉及多個(gè)領(lǐng)域,有一定的專(zhuān)業(yè)門(mén)檻。怎么讓這門(mén)亞學(xué)科獨立發(fā)展下去是一個(gè)現實(shí)的問(wèn)題?!币嵴f(shuō)。

  目前,尹玲與團隊里的醫生以每周六接診的方式,兼職開(kāi)展少兒婦科門(mén)診工作。她曾問(wèn)過(guò)一些年輕醫生愿不愿全職做這件事,大多都很猶豫。

  尹玲表示理解:“年輕醫生面對的是一個(gè)起步晚、前景未知的專(zhuān)科領(lǐng)域。大家腦子里沒(méi)有概念,看不見(jiàn)未來(lái)能發(fā)展成什么樣?!?/p>

  盡管困難重重,在這一領(lǐng)域拓荒的醫生們仍在一步步推進(jìn)。

  尹玲提起參與過(guò)的一次會(huì )診。一個(gè)出生剛21天、先天性腦垂體發(fā)育不良的小寶寶,從外院轉入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,進(jìn)了兒科ICU。

  “出生才21天,這怎么看呀?卵巢太小了!趕緊翻書(shū),照著(zhù)書(shū)查。我們檢查了小寶寶的卵巢和激素水平?!币驗椴±币?jiàn),尹玲請來(lái)北京兒童醫院內分泌科的鞏純秀主任,通過(guò)院內外多學(xué)科會(huì )診,順利解決了患兒的問(wèn)題。

  “鞏主任之后把他們團隊發(fā)表的18篇相關(guān)論文全都發(fā)給我了?!币嵴f(shuō)。

  一路走來(lái),她不斷收獲,也不斷給予著(zhù)這樣的慷慨與溫暖。

  不久前,尹玲接到一個(gè)電話(huà):“尹主任,您能不能到我們這里做個(gè)項目,讓我們也跟您一起做起來(lái)?”

  電話(huà)是曾跟隨尹玲進(jìn)修的河北省香河縣人民醫院婦產(chǎn)科醫生打來(lái)的。對方說(shuō),他們工作中也時(shí)常遇到少兒婦科病患者,對很多問(wèn)題都感到棘手,正需要學(xué)習相關(guān)知識。

  同樣,尹玲20多年前在青海幫扶時(shí)結識的青海省婦幼保健院醫生蘆莉,得知她在北京大學(xué)第一醫院牽頭做起少兒婦科也打來(lái)電話(huà),興奮地說(shuō):“我也在做這個(gè),咱們一起干吧!”

  通過(guò)蘆莉,尹玲又與已成立20多年的浙江大學(xué)醫學(xué)院附屬兒童醫院“小兒青少年婦科”專(zhuān)科門(mén)診的孫莉穎主任取得聯(lián)系。

  尹玲團隊中的年輕博士黃禾說(shuō):“我的導師田秦杰教授是北京協(xié)和醫院的著(zhù)名婦科內分泌專(zhuān)家,他知道我在做這個(gè)方向也非常開(kāi)心?!?/p>

  國內少兒婦科早期倡導者之一、浙江大學(xué)醫學(xué)院附屬婦產(chǎn)科醫院原院長(cháng)石一復,多年來(lái)數次發(fā)文,反復闡釋小兒及青少年婦科學(xué)的特殊性與社會(huì )價(jià)值。去年3月,石一復在相關(guān)學(xué)術(shù)期刊刊文再次呼吁,我國必須重視小兒及青少年婦科學(xué)的發(fā)展。


c_msg